去年7月,中青报特报部在武汉召开了深度报道研讨会,全国从事深度报道的记者百余人齐聚武汉,议题是纸媒困境下的深度报道,讨论最多的是在新媒体环境下深度报道的转型。在会上,笔者遇到了《南方都市报》深度报道记者王星、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晋雅芬。巧得很,如今这俩人都已经离开纸媒,转型至新媒体。

  深度报道部一个又一个被撤销,深度报道记者一个又一个转型。为什么呢?难道我们不需要深度报道了?深度报道将向何处去?

  深度报道部被撤最大的原因当然是新媒体的发展。对于突发事件,有现场的网民用自媒体第一时间发出报道,专业记者只不过是把其作得更具新闻专业水准和更准确,而且自媒体的滚动播出对事件即时更新报道,能够及时修正不实传言,虽然碎片化,但足以满足公众的知情权。这样以来,深度报道记者对突发事件,也只有总结的份,报道不新鲜,让报道大大打折扣。

  对于揭黑性报道,现在许多舆情也是发端于网络,由网民通过自媒体发布出来,深度报道记者闻风前去,深入开掘事件背后的秘密。但目前的情况是,许多有影响力的舆情事件,往往是自媒体发布出来,新闻专业人士跟在其后,或充当二传手再传播,或充当纠错校对的角色。而新闻敲诈事件时有发生,有的揭黑性报道异化成媒体谋利工具,极大地损害了媒体的声誉。

  这样以来,深度报道只剩下解释性报道可以做好。但是网络造就了速读、读图、碎片化阅读,大部头的文章难入读者法眼,于是,解释性报道便向着可视化发展,运用各种图示让内容变得好看。

  深度报道部减少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深度报道记者的待遇问题。深度报道记者被誉为“记者中的战斗机”,但是报道周期长、发稿受限常常导致深度报道记者的待遇却是同行当中最低的。深度报道确实能锻炼人,但是提升的空间却不大。一个深度报道记者经过几年变得成熟之后 ,会招来各方的橄榄枝,想转型并不难,而且往往是转型转得很成功。这样只能期待新人加入深度报道队伍。

  监督功能是新闻媒体的一项重要功能,这项功能原来主要由深度报道来承担,现在由网民自媒体分担了不少。但不能说深度报道就可以不做了,毕竟网民不能完全代替新闻专业记者。

  深度报道部减少了,但不会消失。我们看到,《南方周末》《南方都市报》《财新》《新京报》等还都有深度报道部,优秀的深度报道还会时不时地吸引公众的注意力,体现着媒体的业界良心。比如最近《新京报》记者卧底暗访北京天通苑地铁北站的无序经营问题。可以预测的,深度报道部的总数会减少,但会留下更少的更精干的媒体的深度报道部,去承担专业媒体人的监督职责,把更精彩的作品呈现给大众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
点击排行

推荐文章